通过少量注射或其他非手术手段进行的“微整容”近年在时髦人群中颇为流行,甚至有人专程乘飞机到上海打美容针。然而记者从一些专业人士处获悉,被称为“美容针”的注射美容虽然看似很简单,但属于医学美容范畴,应在医疗机构的无菌环境下操作。但目前八成以上“美容针”未在正规医院注射,每年有超过5%美容遭遇“回炉”。

今年28岁的王小姐,在静安寺附近经营一家服装店。爱美的王小姐经常前往宛平南路上一家美容美发厅做美容。据王小姐称,该美容美发厅在业内还算出名,该店美容部的王姓技师也是小有名气,据称还曾到国外授课。尽管这名技师收费不菲,王小姐仍经常让她服务。

久而久之,两人便熟络起来。三个月前,王小姐再次前往该店做美容,聊天中王小姐感叹自己生孩子后面色常常显得不太好,尤其是眼部下方的凹陷显得人很老,所以一直想做一个填补泪沟的治疗。她听说可以通过在脸部注射生长细胞因子,达到除皱并让人变年轻的效果。王小姐随口表示,最近自己想到医院去做手术。

事后,王小姐照常工作生活,但一个月后,她感觉眼睛周围渐渐有了变化:“开始时有点隐隐的痛,后来痛处逐渐蔓延。”王小姐感觉有些异样,于是再次前往宛平南路寻找这名技师,结果却发现该美容美发厅关门了,门面已做其他经营。

与王小姐的经历差不多,市民邹女士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女儿上大学后,邹女士担心自己变老,便经常和朋友一起到美容美发厅做按摩美容。听到她的担忧后,有朋友为她介绍了一个叫“周老师”的人,这名“周老师”就在浦东新区严中路一带很活跃,据称是开美容院的,她就能“打针”美容。

“我现在很担心,打进我身体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邹女士告诉记者,事后她曾经咨询了一些医生,获悉注射美容必须到医院进行,而且药物有严格限制:“据说一般玻尿酸单支价格就在5000元以上,我打针的这个价格连成本都不够。”

上海医学美容管理专委会主任委员林金泰表示,这种被俗称为“美容针”的注射美容,近几年风靡各大美容院和医疗美容机构:“注射美容看似简单,其实属于医学美容范畴,应在医疗机构的无菌环境下操作。而美容院属于生活美容,并不具备相应的条件。”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主任医师孙宝珊教授指出,如今在非法或不正规的美容机构进行的注射美容数量大约占到所有注射美容的80%左右,很多人美容不成反毁容。针对王小姐遇到的情况,记者也采访了天大美容医院院长鞠俊卿,他表示,王小姐打一针花三四万是非常不正常的,目前市面上正规的医疗机构打一针玻尿酸大约6000元左右。美容院没有相关资质,一般不能通过正规途径获得玻尿酸,他们的所谓玻尿酸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通过走私途径获得的,另一种则是假货,甚至有可能是国家早已明令禁止的药品。

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一些美容院的注射美容看似比正规医院便宜,其实可能用的是假货,还有人会稀释药品浓度,如玻尿酸注射,注射物品除少量玻尿酸外,大多是兑上其他东西。此外,美容院没有具体的价格标杆,销售人员根据长期对固定客户的琢磨了解和客户的经济状况进行开价:“同样的注射,一些人2000元左右就能打,但对有一些人开价就上万。”

据介绍,目前上海有资质的民办医疗美容机构有150余家,加上有医疗美容资质的公立医院,一共有200家左右,但美容服务市场需求已跨越100余万人,其中微整形需求正以每年10%—15%的速率增长。然而8成以上“美容针”未在正规医院进行,每年有超过5%美容遭遇了“回炉”、“返修”甚至“毁容”。

“八不要”指的是:不聘用一般没有正规资质的医护人员;不到非法机构从事医疗活动;不使用一般没有认证的医疗设备、器械、药物和产品;不开展未经国家正式批准的项目;不做虚假广告和夸大宣传;不误导就医者的医疗美容消费;不滥用医疗美容技术;不诋毁同行。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